天星草

感到累或失望的时候看看原著吧,那才是他们最初、也是真正的样子,是记忆中爱的那个样子。

[无CP向/黑遍]论王杰希与叶秋的初次相遇

要说王杰希第一次见到叶秋,还是在第一次世邀赛夺冠后。

这对于两个同为北京老乡、且双方父母都认识的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但这却是事实。

王杰希从苏黎世乘飞机飞回北京后,就在机场瞅见了一张他熟悉到不想再见的脸。

那个他不久前与之道别并互相祝福近日别再相见的家伙。

那张脸还是熟悉的脸,脸上的表情却不再是熟悉的表情。褪去昔日的嘲讽,换上了严肃与温和,一身考究的白色西装更是为其增添了几分成熟的气息,俨然一位成功人士。

不得不说,那张脸配这一身还挺好看,但对于对着同样一张嘲讽脸大半年的王杰希来说,只有一个想法:叶修这家伙怕不是人格分裂。

于是他压根就没去想这就是给他接机的。

他远远地瞅了叶秋一眼,在心里默默吐了个槽,就移开了视线,连个招呼都没想过要打。

对方却不是这样想的。叶秋望见王杰希时比他迟一步,因此他冲王杰希微笑的时候王杰希刚好移开视线,于是,他脸上的笑直接未褪,就这么迎了上去。

“你好,王杰希?”叶秋一边保持着礼貌的微笑,一边为他爸吩咐中的那一句“你小杰弟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而他的“小杰弟弟”显然被他吓了一跳,嘴角抽了抽,道,“叶修,你好好说话。”

叶秋莫名觉得,对方差一点就从口袋里抽出张符拍他脑门上了。但还是要保持微笑:“不好意思,我是叶秋。”

“我知道你是叶修。”

“我是叶秋。”

“我知道,叶修你别闹行不行。”

“我真的是叶秋!”

王杰希不说话了,一脸不可理喻地望着他。

叶秋简直要咬牙切齿,天知道那个混账哥哥把他的名声糟蹋成了什么样,却还是要耐心地给对方解释:“我是说,我是叶秋……真的那个叶秋,叶修是我哥,双胞胎的那种。”一字一句,说得缓慢至极,直接就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王杰希终于收了收脸上的表情,还是不太相信,“双胞胎?”见对方狠狠点了点头,于是想了想,恍然大悟道,“叶修刚入联盟用的是你的证件?”

然而他心里却在想,如果下一秒对方突然变脸嘲笑自己,他就把前几天配制出来的笑笑粉全倒他头上,让他一次性笑个够。

幸好对方没有这么干,而是带着一脸莫名其妙的欣慰拍了拍他的肩,语重心长道,“你终于明白了!”

于是,两个人回王家路上的闲聊话题就从叶秋来时考虑了好久的地产企业变成了叶修。

听闻叶修年少时拿着弟弟的行李证件离家出走打游戏的“光辉”事迹后,王杰希“啧啧”了两声,“过分,太过分了。”

“就是!那行李我准备了好久的,就差拿着开溜了,谁想被这个混账哥哥捡了便宜。”叶秋显然是想到了当初一切准备就绪,结果发现自家哥哥偷偷带着自己行李跑路了的心情,显得有些义愤填膺。

王杰希对此报以深深的同情。

两个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王杰希屋里。一进屋,叶秋板板正正坐在了单人沙发上,王杰希坐在了他对面,却是以瘫的方式。

然后手机上君莫笑的头像跳了跳,又跳了跳——

“老王你别说我,是谁不打比赛的时候整天瘫在宾馆里看股市的?”

“一个懒到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的人居然指责我???”

对于这种夸张得过分的污蔑王杰希一向懒得搭理。

他忽视掉叶修的消息,继续和叶秋聊天,觉得叶秋真是越看越顺眼。于是,在他又看了叶秋几眼后,忍不住提出了那个一直憋在他心里的请求,“叶秋,可以把你的照片发到我们的选手群里吗?”

叶秋微微一愣,“是你们职业选手都在的那个群吗?”见王杰希貌似不太好意思地点了点头,他的眸子却蓦地放光,“可以,没问题。那方便把我拉进去吗?”

两个人一拍即合。

于是,一张叶秋的照片炸出了群里无数潜水选手。

夜雨声烦:我去!老叶什么时候照的??居然还人模狗样的哈哈哈哈哈哈!队长队长快来看快来看@索克萨尔

百花缭乱:这是P的吧,老叶怎么可能!

海无量:我发誓,在兴欣他也没这么人模狗样过!

一枪穿云:不像

索克萨尔:我看到了,少天^_^

沐雨橙风:[Why do you want to go die . jpg]@夜雨声烦 @百花缭乱 @海无量

风城烟雨:哈哈哈哈哈哈[吞日已抵在你脑门上 . jpg]

百花缭乱:不公平!为什么没有周泽楷?!

夜雨声烦:就是就是就是就是就是就是!!!!!

无浪:因为我们队长只是客观地发表了意见,没有人身攻击谢谢

百花缭乱:我也没有!!!

叶氏企业官Q 已被 王不留行 拉入选手群

大漠孤烟:拉进来的人是谁?@王不留行

君莫笑:哦,看样子应该是你们刚才说的人模狗样的那个

王不留行:叶秋

百花缭乱:?????

夜雨声烦:???????????

海无量:看起来像个推销的

叶氏企业官Q:混账哥哥!!!

君莫笑:啧啧

成员 叶氏企业官Q 已被管理员 君莫笑 移除选手群

叶秋:??????

感受到对面传来的怨气,王杰希眉头抽了抽,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在自己房间多布置一些辟邪的东西。

“那个,叶修是群管理员……”

[双花]重回百花

晨光透过卧室的窗户拆射进来,洒下一片琉璃光华。

张住乐坐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裹了个团儿,愣愣地注视着手机屏幕。良久,他忽然嗷嗷”怪叫了几声,在床上打了个滚儿,盯着手机屏的目光恫恫有神,竟比窗外的初阳还要明亮。

而屏幕上其实只有普普通通的一句话——

“起了? 出来,带你去个地方。”

短信内容很普通,不普通的是发信人。

孙哲平。张佳乐盯着这三个字,脸上的笑让人不禁想起了他的百花式打法。论绚烂,当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哼着小曲儿,心情愉悦得没法再愉说,完全忘了最初几年他对大孙离开后再没联系过他的怨念。

又看了遍短信后,他一个翻滚爬了起来,顺手拽住放在床头的衣服就往上套,穿到一半又觉得这样不行,麻利地重新脱了下来,窜到衣橱前准备挑一件“帅得孙哲平睁不开眼”的衣服。

于是,当张佳乐换好衣服梳洗完毕时,已经是大半个小时以后,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平常这些事情他可是五分钟左右就能干完的。

不过,更令他惊讶的是,这么长时间,大孙居然没有催他!

嘿嘿,肯定是因为这么多年都不联系自己,大孙愧疚了!这不,都不好意思催他了。

张佳乐美滋滋地想着,然而事实是,孙哲平面无表情地等在他家楼下,大老远就从忘记拉窗帘的窗户里看到他在家里上蹿下跳地找衣服。

还是这么粗神经……孙哲平叹了口气,见他出现在门口,便掐了烟冲他招招手。张佳乐果然颠颠地跑了过来,一脸“快夸我”的小得意——在炫耀他的新衣服。

心里暗笑一声,面上却是没表现出来,孙哲平挑了挑眉头,将手里的东西塞到张佳乐怀里:“忘了我和你说的?和我出来穿队服。”

张佳乐的笑容冻结在了脸上。

我去,臭大孙,我挑了这么久的衣服你就跟我说这个?还穿队服?多久之前的事了!

那还是他们两个第一次约会的时候,两个人都是第一次谈恋爱,什么都不懂,张佳乐傻傻地问:“大孙,明天约会穿什么啊?”孙哲平皱起了眉头,想了半天,肯定道:“穿队服吧!”结果两个人真的穿着队服就出去了,被粉丝认了出来,场面混乱得不亚于第一次见面时的混战,两个人拉着手一直跑一直跑,好不容易跑出了粉丝的包围圈,却都是气喘吁吁,喘着粗气的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对方,笑得没心没肺。

年少轻狂啊年少轻狂,张佳乐摇了摇头,却猛然一怔。

等等,什么队服?

他看向自己的怀里,熟悉的颜色和样式令他心头一痛……“愣那干嘛,上车,换上。”孙哲平已经拉开车门,招呼他。

换上百花的队服,对张佳乐来说更像是本能,他就那样愣愣的,像木偶一般操纵自己穿上。

眼睛酸得发涩,他这才意识到,为什么刚才远远望见大孙时,觉得岁月仿佛在他身上停止了一般,因为那个样子,正是多年前和自己一同缔造了繁花血景的那个百花队长、那个第一狂剑啊!

张佳乐瞥了眼孙哲平身上的百花队服,微不可查地吸了吸鼻子,笑嘻嘻地凑过去:“怎么突然想起来找我啊?这是去哪?”

孙哲平分神看了他一眼,眼睛又看向正前方,正在开车:“不是你生日?”对第二个问题却没做回答。

哦对,是自己生日来着,张佳乐反应了一下,今早收到大孙短信太激动,居然忘了。

而第二个问题已经不需要回答了。沿途的风光太过熟悉,这一条路他曾走过最恣意洒脱的六年,那是铭刻在生命中的,永远不可能忘却的记忆。

这条路的尽头,是百花俱乐部。

“……小乐。”张佳乐的声音有点儿惊讶,但更多的却是复杂,那一日第一次客场对战百花的情形仿佛还在眼前,曾经一向敬爱自己的那个小保安冲着他一拳打来,像是撕裂心脏的疼。

这个生日不过了,我们回去吧,大孙。他想这么说,却始终没有开口。

小乐见到昔日百花最爱戴的两位大神,同样心情复杂,特别是看见张佳乐见到自己下意识退到孙哲平身后时,心里一阵抽痛,“进来吧。”他面无表情地转头,打开门,声音低沉。

“走吧。”没有任何解释,孙哲平拉起张佳乐的手,面不改色地踏入了这个他们荣耀开始的地方。

室内的一切都出乎张佳乐的意料,却又在他的意料之中。他离开了这么久,这里的样子居然和他离去前一样,像是时光倒转,他们还在此拼搏。

是精心布置过的啊……张佳乐眸色暗了暗,他不是傻子,整个训练室的确和过去一模一样,但这个过去是孙哲平还在的那个过去,之后由于种种原因,训练室的摆设还是多少做过改动的。

“带账号卡了?过来坐。”孙哲平在招呼他,坐在他曾经坐的位置。面前的情景令张佳乐有些恍惚,连阳光都像是当年洒下的那缕。

“哦,来了。”他下意识答道。

刷卡登陆。

张佳乐习惯性看了眼身边人的屏幕,又怔。

是落花狼藉和葬花。

今日的“惊喜”太多,简直快成了“惊吓”。张佳乐知道这是他的老搭档费了一番心思才弄出的情景,但是……心里丝丝钝痛,张佳乐不自然地笑了下,“那个,大孙,没必要这样,我们还不如出去吃个饭,实在不行去不远的那个游乐园玩玩也行,喏,88路公交车直达,还能到我家。”

孙哲平也是笑了下,“陪我打几场,打完你愿意去哪我送你,也不用挤公交。”

默默打开页面,张佳乐不再反驳。陪他打、陪他打,当真是找了个好借口,才会让他这么心安理得地坐在这里吧。但其实他明白的,真正放不下繁花血景的人,是他自己,所以,才会无法拒绝这个提议。

两个人沉默地坐在那里,表情认真而严肃,没有人说话,更不会有人打破这份沉默,只有手下敲击键盘的声音在空气中流淌。

像是多年前他们一同训练时那样,像他们还在为共同的目标一起奋斗。

时针转了一圈又一圈。

结束这场战斗的是张佳乐,虽然不愿停止,但有些东西是无法不在乎的。

“好了吧,你的手还行不行啊?我可跟你说,别逞强,再严重的话你连义斩都没法呆。”

孙哲平反而不在意地噗笑一声,“没事,再来一局,最后一局,完事我带你去旁边的面馆吃面,嗯?”说着伸手揉了揉张佳乐的头顶。

熟悉的触感和体温,熟悉的对话——

“喂,好了吧,训练累死了。”

“再十五分钟,完事我带你去旁边的面馆吃面,嗯?”

这次也不例外——“好好好,说好了哈,大孙你可别赖账。”

又是轻笑声,“我什么时候赖过账。”

再来一局,却是没能打到最后。

一切都太像了,太像过去的那段岁月了,让张佳乐开始怀疑后来的一切是不是都只是一场噩梦。

然而,戳破他的幻想的却是他的百花缭乱。和最初样子变化了太多的百花缭乱。

改变的配置、替换的技能,这些他为在赛场上拼搏而做出的改变却在无时无刻提醒着他,现在的一切才是场幻梦。

百花早就回不去了,繁花血景早就不在了,大孙……也早就不在自己身边了。

这巨大的落差令他再也克制不住,停下操作,将头埋进了手臂里。

真是过分啊,大孙……当初明明是你将我带进这个战场,你却先退场了,现在我明明决定忘记繁花血景,忘记你,你却又突然出现,还制造了这样的情景。

泪水不出意料地滑落,浸湿了衣袖。一旁的孙哲平将手搭在他肩上,语气中是难得的小心翼翼,“张……佳乐,你……”

却被扑了个满怀。被熟悉气息包围的张佳乐克制不住地嚎啕大哭,像是要把这些年所有的委屈和不甘统统发泄出来。孙哲平紧拥着他,亦红了眼眶。

他听到张佳乐一遍又一遍地喊着自己的名字,后面的话有些含糊不清,但他知道,他喊的是“繁花血景”,属于他们的繁花血景。

张佳乐的心思他怎么会不懂?退役的这些年里,他虽没有联系过他,但他从未有一天不关注着他的消息。他见到了他的疯狂、他的不甘、他的不舍、他的犹豫,以及最后,他背负着骂名继续前进的坚定。他见证了他这一路的艰辛与成长,他知道,他的离去让他肩上扛起了两份重担,但他却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

他知道他为什么不肯停下,因为他们怀着同样的期许。

冠军!

从进入联盟的第一天开始,就一直追逐的目标。从那年夏天在西部荒野相遇开始,就从未改变过的目标。他们两个共同的目标。

他和他一样,最希望的,莫过于与彼此一同站在荣耀的巅峰,让他们的繁花血景盛开在冠军的冠冕上。

而如今,他们一个被迫停止,一个仍在路上苦苦挣扎。

那年燃遍联盟的繁花血景终是不会再来了,而他能做的,便是在今日,在他生日这天,送给他一份“特别”的礼物。

送给他今日的重回百花,送给他一日的繁花血景。

这已经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孙哲平无奈地叹了口气,轻声道,“别哭了,我带你来这,可不是为了看你哭的。”

张佳乐的哭声没有停止,反而声音越来越大。孙哲平也不再开口,有力的双臂紧紧拥着他,像是要将这一刻持续到岁月的尽头。

远处的小乐看着曾经最敬爱的两位大神,偷偷摸了下眼角,那一瞬间,所有的怨恨都消失了,脑海中浮现的只有藏在内心最深处绚烂盛放着的百花,那段双花都在时的恣意年华。

无论现在如何,那一年的繁花始终盛开在每一个见证了它怒放的人的心里,那一年夏天,足以燃尽一切的繁花血景,也早已刻成了永恒。

遥远的时空中仿佛传来呐喊,带着哭腔的歇斯底里。

他们说,繁花血景一万年。

而他们的繁花血景,又何止万年。

最好的队长

收到高英杰的消息时,王杰希是有些惊讶的。他离开微草已经半年有余,虽说和微草的队友完全没有联系是不可能的,但要说联系密切也绝对是天方夜谭。

他点开“木恩”的对话框,里面只有短短的一句话,没头没尾,令他不明所以。

——“队长,我一定会肩负起微草的未来的!”

是他常说的那句话,但此时这句话却让王杰希蹙起了眉头。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英杰会在这种时候跟他说这个。

他认真思考了会儿,然后——无解。通常都是别人无法理解“魔术师”的想法,这还是难得的“魔术师”无法理解他人想法的时候,这种感觉很奇妙,让王杰希有些不适应。

但是,无论怎么样,这种时候鼓励总是错不了吧。

王杰希指尖微动,敲出一句话回了过去:“嗯,加油。”

对方没有回话,王杰希也没在意,算算这个时间大概微草那边还在训练,没有看到这条消息也是正常的。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木恩”没有回音,没过一会儿“飞刀剑”倒是跳出来了。

“队长!那个消息真是真的啊?我看英杰这小子在那打了又删了好几遍也没敢给你回,就来问问。”

王杰希瞬间抓住了关键词:“那个消息?”

哪想对方忽然就沉默了,过了会儿才发过来一条模糊不清的回答:“嗯……队长你不知道啊,就是网上那个,现在圈子里快传疯了……那个,队长你自己去看看吧,我就先去训练了哈。”

回了个“嗯”给他,王杰希便上网查了下,这才知道,原来是那件事情不知道被谁曝光了。

就是那次在新秀挑战赛上故意输给英杰的事情。

这个时候曝光实是出乎王杰希的意料,当年能看出来的估计也没几个,没理由会在此时旧事重提。

然而他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还是这件事情会不会对微草造成什么不利影响,还有英杰现在是否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和压力。

他决定先安抚一下高英杰的情绪,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心可不能就这么毁了。

却不想在他上线后这短短时间,各家媒体的消息铺天盖地地来了。先是慰问了一下他在国家队的情况,紧接着就迫不及待地就他“打假赛”——没错,对方就是这么称呼这一行为的,就这件事情展开了追问。

恶意中伤。王杰希瞬间判断出这次意外可能是敌视微草的哪方势力引导的。

他义正言辞地回答了各方的问题,重点点明,“英杰是有那样的实力的,相信在他成为微草新队长的这段时间里,他的表现大家都有目共睹,我相信在他的带领下,微草会迈向一个新的高度。”

对于他让赛这件事情,他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当初那么做是一回事,现在让他说谎却也是做不出的,他从来没有说谎的习惯。但言下之意已经表明,现在的微草已经是一个新的微草,微草的队长也是高英杰而不是他,与其在这里抓住这件事情不放,倒不如各凭本事说话。

各大媒体见已问不出什么,除了个别继续逼问之外,大多也就散了,毕竟他们和微草又没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而且正如王杰希所说,微草战队现在没了王杰希却一点儿都没有变得弱势的样子,反而有更加强大的趋势。

但有一家和微草关系还不错的媒体忽然问了一个问题,让王杰希微微一愣。

“请问,网上有人评价您是联盟中最好的队长,这件事情您怎么看?”

最好的队长么?

王杰希一直在打字的手突然就停了下来,忽然觉得有些疲惫。

他的目光落在手边的账号卡上,时隔多年再次想起了那个人,那个平日被他刻意遗忘、却无法遗忘的人。

那个将王不留行和微草核心、队长位置交托给他的人。

他唯一的队长,微草,王不留行,林杰。

林杰。

那个宛若冬日暖阳的人啊,是当年照耀微草最温暖的光。虽然在他出道那年,正是林杰退役离开的一年,他还没来得及正式喊他一声队长,但在王杰希的生命中,林杰,绝对是对他影响最大的人之一。

这些年他无时无刻不将微草扛在肩头,怎么可能会不觉疲惫,但他都忍过来了,因为每当他有一丝软弱时,总会想起还有一个人,将这份担子珍之重之地放在他手中,将这些托付给他。

他或许在某个地方看着呢。虽然他再也没见过林杰,也再也没得到过林杰的消息,但他总觉得,他最尊敬的队长,他的林队,一定在看着他,看着微草。他还在守护着他们。

他说过的,他和士谦,是他一生的骄傲。

所以无数个朝暮晨昏,他都不敢懈怠,他要当得起“林队的骄傲”这个身份。

士谦退役时对他说,他做得很好,没有辜负队长的期望。

他只是摇了摇头。还不够,还不够好。

他做的还没有林队期待的那么好啊,在被蓝雨夺取了冠军之位的那天晚上,他失眠了,再不复白天安慰队员时的沉稳轻松。

当初林队交出了他在队中的一切,为的什么他再清楚不过,胜利,冠军。可是他没有做到。

第七赛季,微草再次夺冠,王杰希却没有感到半点放松,因为在那个赛季,他的老搭档方士谦退役了。失了治疗之神,该怎么办?他无数次想过这个问题,然后凭一己之力硬抗起了整个微草。他那个时候觉得,自己和张佳乐倒有些同病相怜。

他开始培养继承人,高英杰,他耗费了太多心血,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林队的微草败在自己手里。

再之后的第八赛季、第九赛季、第十赛季,微草均止步四强。

而他也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他的身边竟早已没有可以讨论的人。都说轮回是一人战队,却原来微草才是。自己被兴欣打败,这个队伍便溃不成军。那场比赛带给王杰希的不只是启迪,还有恐惧。

如果自己不在了,微草怎么办?

林队走了,队伍更加强大,而此时自己走了,微草竟会陷入如此尴尬可笑的境地。

原来,自己做的还没有林队好么?

自己从来不像林队,只要林队在大家就会安心,林队永远知道怎样做对微草才更好。如果当初,自己没有接受林队的让位,是不是就会好一些?他开始对自己当初的决定感到懊恼后悔。

所以,在接到国家队的邀请时,王杰希犹豫了,他甚至决定像韩文清一样推辞掉。

微草,还没有准备好啊。

令他更改决定的是一封匿名信,上面只有短短几句——“已经够了,杰希,你做的已经够好了,很抱歉当初自私地将这么重的担子全都压在你身上,现在,去追寻你想要的吧!”

是林队。

王杰希忽然就释然了。林队就是这样的人啊,只要他在,队里总是轻松温馨,他总是令他感到安心。

于是,加入国家队,推辞掉队长的职务。

就像林队所说,他也要去追寻他想要的了。

“我离开后,微草,靠大家了!”

高英杰、刘小别……他们洋溢着青春的朝气,“放心吧,队长!”他们这么说。

是啊,他们早晚都要,早晚都能独当一面的。

所以,林队,我没有辜负你的期望吧?

王杰希动了动微僵的手指,回了一句话后就关上了电脑,“不,我不是,林队才真正担得起这个名号。”

对方媒体内部议论纷纷,林队?哪个林队?是呼啸以前的队长,那个曾经的第一流氓林敬言?他做什么了?

对他而言,林杰永远都是这世上最好的队长。

只是,没有人记得罢了。